近代国外大圈帮布满轮廓,弄成个头脑轻易的满

来源:http://www.xerrades.com 作者:影视影评 人气:167 发布时间:2019-10-07
摘要:《十月围城》结构紧凑,人物鲜明,的确是一部上乘之作。 尤其是导演洗练的镜头语言,即使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,皆个个形象鲜活,栩栩如生。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内,能将诸多人物

《十月围城》结构紧凑,人物鲜明,的确是一部上乘之作。
尤其是导演洗练的镜头语言,即使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,皆个个形象鲜活,栩栩如生。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内,能将诸多人物的复杂故事讲得如此清楚,真有匠人运斧之功。

第一章:近代海外洪门分布概况

作为大反派“阎孝国”,编导也并未将其简单的概念化,弄成个头脑简单的满清鹰犬;而试图塑造出一个受过西式教育的职业军官,一个爱国重传统的中国男人。
有两个重要的场景:
其一、面对阶下囚的恩师陈少白,阎以师礼事之,不欲加害,好言相劝。席间师生言语冲突,阎的对白极为精彩:“洋人是狼子野心”、“靠你们这些书生救国,中国必亡”确是远见卓识震聋发聩之论。
其二、孙夫人宅前的台阶上,李郁白浑身是血奄奄一息,阎抱刀绕行,不屑于动手;其后,面对阿四的拼死阻挡,阎在痛下杀手之前,不止一次让他放手;这些都说明:阎是一个有所不为的人,并非嗜血成性的杀人狂魔。
而其后的追杀重光一节就有些看不懂了:在陈少白撕心裂肺的的呼喊声中“他不是孙文!”、“重光快跑!”,阎仍面青目赤发足狂奔,杀而后快,直如“怪力乱神”。行为反差如此之大,令人费解?

原章名是“海外”--近代中国秘密社会的安全空间,有点不说人话。

谈“阎”之前,先回顾一下晚清时局和孙中山的革命:
庚子年拳匪之乱(1900年义和团运动),满清政府在朝野之中就已宣告彻底破产了。其间,美英与南方诸省的“东南互保”,已显示中央政权已无力约束地方政府;其后《辛丑条约》的签订,让民间有识之士彻底寒心。而作为国家的重要支柱——军队,则早在镇压太平天国的过程中就私人化了,湘军、淮军、北洋军一脉相承。
庚子年后,出国求学的人数激增,欲求救亡图存之道。
而海外,两个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团体却水火不容:康、梁为首的“保皇会”,主张改革、力推“君主立宪”;孙中山为首的“兴中会”号召革命、驱除鞑虏、创立“合众政府”。两派都拥有自己的报纸,并在各地募捐,竞争十分激烈。1900年,陈少白在香港创立《中国日报》就是为宣传革命,反对保皇会刊。孙中山也有过多次经历:因“保皇党”的抵制,其北美、东南亚等地出售债券募捐,所得还不足支付其差旅费。
孙中山早期的“革命模式”:海外募集资金,资助国内起义。海外募集对象“华侨”,“同志”多为的洪门兄弟:“哥老会”、“三合会”等“秘密会社”; 1903年,为得到海外洪门的支持,孙本人在檀香山加入了“致公堂”。
“孙大炮”外号的得来,一方面是指“不现实”,孙中山建立共和政府的梦想,在帝制时代无异于痴人说梦;另一方面是“信用不好”,其在募捐许诺中的放空炮,处处借钱,次次失败。
由此可见,不论是康梁、还是孙中山,都属于“书生救国”——既缺乏足够的政治训练,又不掌握国内的政治资源,其组织也不是近代意义的政党。(君不见,辛亥革命后,康、孙都被袁世凯老练地玩弄于股掌之间)对摇摇欲坠的满清政府而言,孙中山的革命胜在舆论,但论及实力,仍为“蚍蜉撼大树”。
辛亥革命始于偶然,下级军官熊秉坤的临时起义。武昌起义以后,一个月之内,湖南等十三省相继宣布独立,没有一个地方发生激烈的战争。满清的灭亡,不是革命军以武力推翻的,是清朝自己崩不住了。
而此时,长期流寓海外的孙中山尚在檀香山,已远离中国本土的革命发展。(八卦一下:孙中山南京宣誓就职后,美国报纸报导:一个美国公民当上了中华民国的“临时大总统”)

分了三节,南洋、北美和澳洲。司徒美堂:“1850年后,美洲、檀香山、澳洲等地已有洪门。南洋一带的洪门活动,当比美洲早一百年以上。” 早一百年是有些水分了,看下来,南洋多数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(乾隆末年嘉庆初年)有洪门社团活动迹象的。 最初多叫义兴会(义兴公司),包括北美致公堂之前也是先叫义兴会的。

对于晚清时局,梁启超的有着清醒的认识:中国每换一次朝代必有长期的内乱。在闭关自守时代,长期的内乱尚不一定要亡国。现在列强虎视,一不小心,我们就可召亡国之祸。
其实,梁启超的忧虑,曾国藩有过,李鸿章也有过。李鸿章就曾把自己比喻为一个“裱糊匠”,徒劳的为千疮百孔的朝廷裱糊着窗户纸。“全国一天一天趋到纷乱,举目无一可以戡定大乱之人”,这种时代的无奈与悲凉,我想,作为将军的阎孝国也会有。
以此为据,对待孙中山及其党徒的态度,做为职业军人的阎孝国,更多的是类似“重庆打黑”的王立军——不就一黑社会嘛?
作为“快速有效、果断有力”的铁腕将军,我们看到了,甚至还有些过了;但作为“裱糊匠”的阎孝国,我们惊喜地看到了其朦胧的身影,却还不够真切。
从个人的角度,阎是一个持有不同政见的爱国者。其爱国精神,与孙中山无异,与陈少白无异,与康、梁无异!
如果在此处挖掘更深一些,“阎孝国”的形象会更丰满,人物的时代感和悲剧性也许会更强一些,本片也许会更具震撼人心的力量。
有点遗憾!

起源。提到了曹亚志和曹符成,他们兄弟在新加坡社公庙有神位,就是活动在18-19世纪之交。鸦片战争、太平天国、小刀会起义失败后,有洪门人物躲避清兵追捕,到了南洋,开立山堂。提到印尼黄仲涵的父亲黄志信就是参加厦门小刀会起义,流落避难的。

主要史实来源:
《孙中山-壮志未酬的爱国者》(美)韦慕延
《中国近代史》蒋廷黻
《李鸿章传》梁启超

分布。马来半岛、荷属东印度、英属婆罗洲、暹罗、菲律宾、法属印度支那、英属缅甸。分七小节介绍了洪门的情况,有的人多势众会员活跃甚至内部火并,有的一开始就被殖民政府注意管控没啥公开活动、有的19世纪晚期暴动起义被镇压潜伏。基本上,是比较牢结的同乡会组织,外压严峻时谋求立锥之地少受欺负,人数一多资源紧张时又会互掐。

北美和澳洲洪门的华人汇集,很明显受19世纪中晚期淘金热的驱动,因而最初的组织山堂都是19世纪中叶建立。介绍了美国各堂口总龙头黄三德。


第二章:互助和互斗

主要还是叙述东南亚的堂斗情况,时间多是19世纪下半叶,为毛堂斗呢?生存空间和发财生路(矿产等)。

北美澳洲这些地区为啥斗的少?因为排华法案,美国带头,限制华工和课以人头税,其它白人社区和国家跟风效仿。

东南亚历来有“甲必丹”制度(Kapitan、Captain音译),并不只是对华人社群。其实就是殖民政府承认的华人社区老大,有什么乱子找甲必丹处理解决,----自然这些深孚众望的甲必丹都是洪门大佬,譬如义兴会龙头。官商不分,利益最大,这些甲必丹也积累了大量的财富。上海租界的公董局的华董差不多类似。

“在东南亚,洪门内部大大小小的堂斗每年都在数十次以上,而1862-1863年间更是多达230起,义兴会、义福会、福兴会之间更是频频交火,大规模冲突事件也时有发生。”

具体有规模的堂斗,介绍了5个。

~葬礼暴动:1846年,义兴会对关帝会。新加坡洪门的第一次堂斗。

~新加坡1854年暴动。义兴会对义福会,火并十多天,死了400人。原因,1853年底厦门小刀会起义失败,义军约20000人进入新加坡,加入了原本势力不大的义福会。义兴会是福建人,义福会是潮州人,最后政府请闽帮的陈金声和潮帮的佘有进两位大佬坐下来商谈,才算平息。

~拿律战争。1862-1879,惠州客家人的义兴会对增城客家人的海山会,锡矿争端,还分了三个阶段。牵扯了拿律土王门德利、苏丹、英国殖民者几方的势力博弈,具体打呢,也挺野蛮的,越来越激化,最后1879年太平暴动,警局局长用了排炮轰击。

~槟榔屿暴动。1867年,义兴会+白旗会对大伯公会+红旗会。暴动持续了10天。大伯公会首领邱天德,判了死刑,最终流放

~雪兰莪战争。1870年,义兴会对海山会。围绕海山会叶亚来能不能当甲必丹展开, 叶亚来胜利。


第三章:政治漩涡中的海外洪门

分了三个小节:海外洪门与清政府,海外洪门与保皇派,海外洪门与当地政府。呃,海外洪门与革命党呢?下章专题。

明初锁国,是严禁百姓出海贸易瞎跑的,到永乐下西洋,海禁稍弛。到满清,也是一样,还因为郑成功,防范更密。天地会反清复明的宗旨也是对抗官府。光绪年间,清政府派人到新加坡和马来亚卖官衔,统计有290个华侨认捐的。

康梁保皇派在海外的活动。举了叶恩的例子。叶恩在1899年4月16温哥华听了康有为的演说,激动不已,感叹哀泣。保皇会全称:保救大清光绪皇帝会,或保救大清皇帝公司。一时间风行草偃,入会者每地都是数千。许多兴中会会员也来了,还办了个机关报《文兴报》。1900年八国联军,两宫西狩,康梁趁机募捐,说要起义军勤王。但可能不是第一次搜刮,捐款数并不理想。温哥华保皇会会长叶恩登报披露徐勤等内讧始末,也转向了革命阵营。康梁的不地道是,收了钱不像孙中山那样买枪械筹备人马积极造反,而是大部分用作开厂矿企业了。问题是还不会经营,惨淡亏钱。1908年因为振华公司,还闹出了雇凶杀人抢夺股本的丑事。08年11月光绪死,保皇会土崩瓦解,作鸟兽散。

洪门与当地政府的关系。1512年,葡萄牙人刚占领马六甲,就认命各群族首领为甲必丹。1641年,荷兰人驱逐葡萄牙人,占了马六甲,仍实行甲必丹制度。18世纪末洪门组织到马来半岛后,就和英国人较上劲了。1869年英国政府颁布《危险社团法令》,要求洪门必须向殖民政府注册备案。提到一个精通华语的英国人毕麒麟,担任华民护卫司署的老大。1876年,新加坡和槟榔屿注册的洪门有72个,其中9个被认为是危险的。1889年,英国颁布《镇压危险社团法令》,规定各种会党都是非法。1890年,新加坡和槟榔屿成立华人参事局,主席是华民护卫司,成员都是洪门大佬。


第四章:与革命党的合作

自然先介绍孙文,提到孙眉是小时不受父亲待见才去了檀香山,在茂宜岛垦荒发家,随后仗义疏财,攒的钱多给这兄弟败了。

医学院认识了洪门人士郑士良,结为好友。介绍了传奇人物尤列。四大寇:孙中山,尤列,陈少白,杨鹤龄。

孙中山在1894年向李鸿章作了上书没见回应后,就毅然和兄弟们走上了革命造反的道路。

1892年,谢瓒泰和杨衢云在香港百子里成立辅仁文社,谢瓒泰就是作列强瓜分时局图的。辅仁文社是最早的反清革命组织。

1894年底,孙中山在檀香山成立兴中会。尤列在辅仁文社,因此介绍两个组织合并。1895年2月,香港开了家乾亨行,作为兴中总会的掩护。3月,决定在广州发动起义。

杨衢云的黑白是个疑点,有可能因为他是第一任会长和伯理玺天德(President),和孙文有矛盾后被历史抹黑,也有可能确实才干不足以服人成事,广州起义因杨衢云带领的三千敢死队主力到不了广州而流产。但清廷自然察觉异变,很快搜捕了一些革命党徒和洪门人士,包括程奎光和陆皓东。孙文辗转到日本,杨衢云经印度一口气到了南非,随后才回日本找孙文,认错后竟然还做兴中会会长。

陈少白、杨衢云等一些人名可以参考《十月围城》了。

孙文回檀香山,革命宣传响应寥寥,然后由旧金山至纽约,一路游览宣传,因没有特意拉拢洪门人士,宣传效果平淡。

1900年10月,惠州起义。北方八国联军两宫西狩,东南互保势成割据,本来得到了日本的支持。黑龙会头山满和浪人宫崎寅藏策划,外相答应海上支援饷械。打了新安、永湖、龙岗、淡水等几个县镇,义军发展到2万人,洪门势力为主。但因为伊藤博文顾忌列强在华利益,禁止日本军火出口,义军血战半个多月,没有后续弹药支持,溃散逃亡,再度潜伏闽粤港澳等地。

1901年初,西安的朝廷向各驻外使馆发谕旨通缉孙文和康梁诸逆。7月郑士良猝死,有中毒嫌疑。

1902年秋,洪全福、李纪堂、谢日昌谢瓒泰父子,组织筹划广州起义,因叛徒出卖流产,洪全福避居九龙。

革命党和维新派关系没恶化之前,还有康广仁居中调和,戊戌之后,孙中山通过宫崎寅藏在日本求见康梁,谋求合作。康表面接受,不久搞了衣带诏,有了保皇派,借着孙文的一些关系站稳脚跟后,就积极开展保皇运动,逐渐和革命党势成水火了。 革命党虽有洪门的支援,可一再挫败,而保皇派有梁启超的文字宣传大炮,因此1900初的几年,革命势头衰落,保皇派很火。

1903年秋,低落的孙文二次去北美,决定加入洪门。经檀香山洪门钟水养(?书中出现了钟永养和钟兆养的奇怪名字)的介绍,认识了全美致公堂领袖黄三德。11月24日,孙中山在檀香山国安会馆加入洪门,头衔是洪棍。1904年3月,孙去旧金山被移民局关进了小木屋(保皇派黑手举报),黄三德多方走动花钱,才伪造了檀香山的出生证明。北美洪门欢迎孙文,黄三德又介绍认识了安良堂(致公堂下)的总理司徒美堂。纽约有安良总堂,法律顾问是富兰克林罗斯福,司徒美堂作安良堂总理达40年。司徒美堂提供了孙文的人身安全保护。从旧金山至纽约,孙文横贯北美,一路三个多月各地演说,成效不理想,就黯然去欧洲了。

尤列1901年到新加坡,职业是梅毒、淋病医生。混迹妓院、烟馆和赌馆,发展成立了中和堂。结识拉拢了黄世仲、黄伯耀作革命宣传,陈楚楠、张永福两商人作资金支持。1905年,新加坡洪门联合国内人士筹划发动潮州起义。领头人许雪秋,因叛徒泄密失败,许雪秋到道台那里争辩了几句,因是地方大绅士,并没有事情,随后去新加坡。6月,孙文欧洲返回,经过新加坡西贡,受到洪门人士热烈欢迎。

1905年8月20日,中国同盟会在东京成立,孙中山提出了政治纲领、三民主义、建立共和国的目标和入会誓词。1907年,新加坡创办了南洋同盟会的机关报《中兴日报》(东京机关报《民报》),1908年6月,中兴日报和保皇派的《南洋总汇报》开始持续一年的大论战,以胜利结束。

北美致公堂在孙中山帮助下,制定新的章程,进行了改革。1911年,孙和黄三德商议决定,干脆同盟会和美洲致公堂合并,会员通过简单仪式相互加入。


第五章:仗义疏财——海外洪门对革命事业的经济支持

"慷慨解囊,多为华侨;热心宣传,多为学界;冲锋破敌,则为新军与会党。"

分了三节,起义筹款,日常开销和被捕同志的善后营救等。

香港李纪堂、越南黄景南、新加坡张广福(晚晴园)、陈楚楠、林受之都是热心支持捐助者。

1910年是同盟会最为困难的时期,倪映典广州新军起义失败遇害,汪精卫谋刺摄政王载沣被俘,11月13日,孙中山召集召开了槟榔屿会议,慷慨激昂了一把,鼓舞了同盟会高层的士气。

黄三德对孙的怨言,还有1910年加拿大洪门公堂楼业变卖一事,变买了几十万给孙作军费,但是革命成功后,这个账要不回来,后来拖了几年没办法,北美洪门自己内部筹集资金买回了这些楼产物业。


第六章:献身——海外洪门的革命行动

分了两节:参加起义和文报宣传

参加起义列举了郑士良(惠州起义)、李雁南(黄花岗起义,选锋队)、李晚(选锋队,黄花岗起义)、李文楷(黄花岗选锋队烈士,但其实没死,顶着烈士的名到山西办教育,59年才去世)、李炳辉(黄花岗选锋队)、温生才(刺杀广州将军孚琦,同志林德中牺牲)、陈敬岳(刺杀水师提督李准,李准受伤,同志林冠慈牺牲)、邝佐治(旧金山刺杀赴美考察的海军事务大臣载洵,未遂,同志朱卓文)。

办报宣传革命。新加坡的《中兴日报》是东南亚革命党的机关报,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华侨支援革命的中心。他们组建革命团体,包括救国十八友、小桃园俱乐部、中和堂、客家联合会、救国先锋队等组织。

介绍了锡矿大王胡子春的事迹,开始保皇,一看武昌革命成了,立马转向,带头剪辫子支持革命..

又举了黄世仲的例子。黄是文艺家,作了洪秀全演义、陈开演义、党人碑、袁世凯、岑春煊、镜中影等多部小说宣传排满革命思想。黄世仲还写粤剧剧本、办报纸,作了大量宣传工作。

李纪堂除了捐款给义军作饷械,也积极投身革命教育和文化事业。拨款办格致书院、资助创办采南剧社、收购破产的《中国报》等。


第七章:辛亥革命后的海外洪门

1911年秋,保路运动、武昌起义一把火把清廷烧了大半,各地纷纷成立军政府,脱离满清。东南亚、北美的筹饷局,也由秘密转为公开,各地商民捐款也更见踊跃。

书中重点讲了缅甸洪门张文光发动起义,光复腾冲。云南省督蔡锷授了大理提督的官职。

黄三德北美洪门和孙文的恩怨,黄三德著《洪门革命史》可以参阅。武昌起义后,孙文还有些观望的意思,黄三德催促马上回国,摘取胜利果实。南京选临时大总统,黄鼓动海外华侨接连电报,几日间发了百数十封,为孙中山抬举造势,顺利捧到了大总统的位置。但是,洪门想"立案",即政府中注册,偏偏被孙文及胡汉民左推右阻,无法成功。陈炯明、胡汉民都督广东时,又发生了枪毙洪门元老黄世仲和许雪秋的事件,黄三德等北美洪门大佬们寒心失望,与孙决裂。这样不久袁世凯搞事,孙搞二次革命讨袁,再次要募捐饷械,北美洪门就不干了。只有东南亚的洪门和华侨还能支援点。缅甸和新加坡比较给力,出人出钱的。

至于当初募捐的革命金币券,李是男负责偿还这些革命债务,最后落实的也有限。

华侨航空业,提到了冯如,和杨仙逸。冯如还报国不分满汉,杨仙逸则组建了我国第一支空军队伍,在檀香山和广州建飞机制造厂,积极配合孙中山革命内斗事业,壮烈牺牲,厚葬在黄花岗之东。

革命元老尤列,开始被袁世凯拉拢,但看到袁的真面目和要求他反孙时,托辞离京,避居天津。36年还通电全国,号召抗击外侮。书中引了尤列拜谒中山陵的祭文,也是感慨。和黄三德说孙文死状应了洪门誓言,对比昭然

本文由网上澳门金莎娱乐-澳门金莎娱乐网「HOME」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近代国外大圈帮布满轮廓,弄成个头脑轻易的满

关键词:

最火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