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部电影里她的表现差强人意.开头动作笨拙的贵

来源:http://www.xerrades.com 作者:影视影评 人气:96 发布时间:2019-10-09
摘要:   1h40'时的剧情是Ashley成功得打败Carney,卖掉了自己的1500头牛,雨季来了,Carney剥夺了他儿子的继承权,Ashley和Drover貌似就在一起了.    但是这样就衬不出战争中国度的坚强与不屈了,所以

   1h40'时的剧情是Ashley成功得打败Carney,卖掉了自己的1500头牛,雨季来了,Carney剥夺了他儿子的继承权,Ashley和Drover貌似就在一起了.
   但是这样就衬不出战争中国度的坚强与不屈了,所以一定要好死不死再拖一小时,弄到二战,全民皆兵,英雄人物涌现,哇噻,这价值观一下就升华了.
   影片大打土著牌,搞的很多元化,土著自然是澳大利亚的文化....遗产.想想现实,土著人并不会出现在澳大利亚的主流社会里,明明不予人社会公平,却硬要在结尾把人家搞成喜爱追风的自由派.Bravo.
   除了<冷山>,我不爱任何一个Nicole的片子.但要说,这部电影里她的表现差强人意.开头动作笨拙的贵妇让我想起<BJ单身日记>里的Renée饰演的Bridget,稍有做作.直到她站在庄园门口对着Fletcher大喊GO!时,wow,little tiger.
   虽然我没说什么好话,但我还是挺喜欢这片子的.
   看片前我仍然不相信一部敢称国名的电影,能如何表现出一个国家及民族的品格,但Australia做到了.种族,文化,爱情,英雄主义,承认与融合,不屈的民族精神,这里面统统都有.
   不是不喜欢结尾,只是影片太长.
   如果在1h40'结束,哦,maybe影片只能叫Faraway Downs了.

如果还想看电影,直接到最后……

Sarah Ashley从英格兰万里迢迢到北澳大利亚处理丈夫的农场。自由不羁的牛仔Drover护送她从达尔文港到牧场。却发现丈夫已被害身亡。而凶器,据言是土著老人King George的长矛。Sarah更坚定了卖掉农场,回到英格兰的决心。

农场帮工妇人的小孩儿Nullah,是一个土著混血儿,他的父亲是混蛋Fletcher。Fletcher为Ashley干活,却吃里扒外,串通农场主King Carney,把牛群赶往Carney那里。在北澳,Carney在与军方的肉牛贸易里只手遮天,垄断着肉牛供应。Nullah告诉Sarah Fletcher和Carney的伎俩。Fletcher被扫地出门。Nullah和Sarah,他眼中的Miss Boss,日益建立起深切的感情。

Fletcher唆使警察来抓Nullah到传教岛—接受白人文化的同化—因为他是一个混血儿。Nullah躲了过去,他的妈妈在躲藏的过程中却淹死在水塔里。Sarah决定,要在Drover的帮助下把牛赶到达尔文港,打破Carney的垄断。

Sarah和Drover赶牛途中,越发坠入爱河。Carney指示Fletcher的放火驱赶牛群奔下悬崖。在Nullah勇敢的帮助下,最终化险为夷。

Sarah得知,刺死丈夫的长矛是玻璃头的,那是农场庄园的装饰;而不是King George的长矛。Fletcher又在必经的水源投下毒,不得已,Sarah决定冒险越过无人区。

历尽险阻,牛群抵达达尔文港。Drover赶在Carney的牛群之前驱牛上船,赢得军方的合同。对Drover,Sarah爱意浓浓。 Drover踌躇于爱情与牛仔的自由之间。一场大雨宣告的雨季的来临。也许因此,Drover不用在旱季里去游荡,也许只是帮自己找到了借口。而 Sarah也因爱情回绝了Carney的恶意收购。Fletcher因为失败的恶行,又一次被扫地出门,这次是被Carney。

平静而快乐的日子来之不易。雨季里一切都是生机盎然,包括Sarah和Drover的爱情,包括Sarah、Drover和Nullah的其乐融融的生

活。春秋往复,草枯草荣,到了旱季,Drover还是跨马出游,徜徉于他的牛仔生涯。

Carney也被长矛刺中倒下,葬身鳄鱼腹中。Fletcher攫取了他名下的产业。

又到草黄的季节,Sarah肚里有了孩子;Drover却仍执意流浪。不谐和不幸总接连而至,Nullah在Fletcher唆使下被警察强行带走;King George也被关进监狱。日本人偷袭了珍珠港,战火也快烧到了北澳。Nullah被送往传教岛。人们纷纷乘船前往南方。Sarah同意将农场卖给 Fletcher,而换回Nullah的自由,她自己则去通讯站工作—以此可以更多与传教岛联系。

因为前沿的位子和附设的通讯站,在日军进攻下传教会所在的小岛首当其冲。教会学校毁于战火,孩子被日军扫射。

达尔文港的通信站也未能幸免,Sarah去换岗时,惨遭轰炸。

在搭档的劝说下,Drover决定回到Sarah身边。到了达尔文港,却发现一切面目全非,惨不忍睹。得知通信站被炸,他抱着剩下的希望去传教岛搜寻Nullah的下落。

Nullah还活着,而同行的搭档,Drover的土著兄弟,却为孩子们的逃生被日军打死。

Sarah没有死,在上校的催促下,她迟迟不能踏上逃亡南方的卡车。战争的烟火和晨雾里,Sarah听见了孩子的歌声。战火里,彼此发现对方居然都还活着,遇在一起是喜极而泣。而不甘心的Fletcher又一次端起凶器,在Nullah的面前。枪声想起,Fletcher倒下了。战乱中被释放的 King George用铁杆投死了Fletcher。而Nullah,只被子弹擦过。

重聚的人回到了远离战场的农场,又厮守在一起。

而Nullah,在他的爷爷,King George的召唤下,脱下白人的衬衫,踏上了一个澳洲人的成长之路。

>>>>>>>
>>>>>>>

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是两个让我心动的地方,人烟稀少,风光独特。而Australia所展示的画面,可以说是气势磅礴。两个地方都是英国殖民地,而最后又通过和平的方式获取了独立。殖民者的子孙成了名正言顺的新土地的主人,而又摆脱了旧国的控制—实质上的—新的国家,新的民族。

片中花了些笔墨说到土著人的历史,可以说是条线。算是纪念吧。看了影片,知道澳洲对土著人的同化政策是70年代结束的。之前白澳混血儿,也许还有其他土著孤儿,会被强行送至教会学校,进行欧化教育—帮助他们摆脱“落后野蛮”的传统。2008年,澳国总理为此正式道歉。

公然的同化结束了,公然的歧视大概也结束了。在澳国这样的西方国家,暗中进行的同化想必也已经结束了,可隐含的歧视则未必—同化更多是政府的公共决策,而社会上的歧视则相当大一部分还表达每个人的价值取向,澳国政府无法强行左右这些。

其实又何止于此。在当今时代,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,公然的同化政策已经少有。但是隐含的同化怕是并未见少。更多的披上了合理的外衣。公然的同化,如澳国过去的教会学校,是通过强行手段,公然暴力来实施。而隐含的同化,则通过诱导性手段,或者结构性暴力来实施——使某个群体因为其文化、语言障碍而缺少教育、就业、接收传统文化熏陶的机会,而去鼓励其放弃这些东西。

而这种隐性常又是在现代化、全球化的外衣下,或者是混合在一起的。文化和人群的融合是必然的。分化也是另一个作用方向,例如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脱离;又如英语,想必500年前在英格兰一隅之地不会有太多佶屈聱牙的方言—而汉语正在国家意志的作用下进行着秦始皇来的第二次大革命——消灭口语方言,从汉至民国,历届政府不是不想做,而由于技术条件的不成熟。

而以今天的眼光看,符合人类道义的融合和与之背离的强行同化区别在哪里?也许,在某些方面可以比拟市场经济的例子。在自由市场经济中,每个个体由于各自利益的驱动去买卖,而形成了健康的市场经济;而政府强行操控某些方面的发展方向,特别是朝着某些群体的利益方向,是另一种手段。不违背人类普遍价值观的融合,类似于前者,我们岂不是在前赴后继的移民美澳;背离人类基本道义、而尊重于特定群体利益(更多的只是人们的虚荣心、所谓的荣耀)的同化,则如后者,如土国的库尔德人政策……

本文由网上澳门金莎娱乐-澳门金莎娱乐网「HOME」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这部电影里她的表现差强人意.开头动作笨拙的贵

关键词:

最火资讯